神道碑上崇文公的3个儿子怎么会变成 墓碣铭上高崇文的2个儿子?

Connor 11 0

  ——三为高郢和高崇文的父子关系正名

  高致贤

  南平王高崇文的父亲到底是高郢还是高行晖?这是近年来族人不时讨论的一个问题。

  以一至十修皈仙谱和“墓碣铭”为主要依据的一方,认为高郢就是高崇文的父亲;

  以“神道碑”为主要依据的一方则认为高崇文的父亲是高行晖。各有依据和道理,认识尚未统一。

  好在双方对于崇文公以下世系的认识是统一的。即是从崇文公儿子、孙子、曾孙……这个世系表是双方都承认的。曾经一度有不同意见的高路加教授,于2018年4月4日在吉安考察时,对皈仙谱进行查阅和研究,认真思考后,对于提供谱书的高怀智、高书仕和陪同他考察的高超群、高公仆、高承中、高鹏等说:“皈仙谱资料十分珍贵,崇文公以下世系清晰可信……”(见2018年《南平皈仙高氏信息报》)。

  崇文公世系表是皈仙谱系一至十修通用的。按照高路加考察后的意见,不讲崇文公以上的那一段世系。让我们具体看看崇文公以下的世系是怎样排列的。

  崇文→子:承简、承业→孙……

  这一段及其以下的世系表是双方公认且一直沿用的。高崇文所生2子:承简、承业。与“墓碣铭”上记载的高崇文的儿子的人数和名字完全相符。

  再来看看“神道碑”上记载的高崇文的儿子是不是与双方公认的世系表记载相同呢?“神道碑”上的高崇文所生;嗣子士政、次子士荣、季子士明。这与崇文公世系表所记的人数和名字都完全不同。

  那么,是不是“神道碑”上这个高崇文所生的3个儿子有一个夭折了呢?不是,碑文写明:嗣子金紫光禄大夫行思王傅上柱国上谷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士政,次子检校秘书监兼御史中丞士荣,季子左卫率府胄曹参军士明。他的三个儿子受封之名也是士政、士荣、士明。这就说明没有夭折的。而且每个都有一定的官衔,即使其中某个非正常死亡,也要写入世系表的。制世系表的人不会,也不敢将士政、士荣、士明此3人中的2人改名承简、承业,写入世系表,而将另一个弃之不写!他们变不了!他们也不愿变,他们为什么要乱变自己的祖宗?只是后来有的人牵强附会为之!

  看到这里,你还认为“墓碣铭”和“神道碑”这两碑铭上的高崇文同是一个人吗?这里姑且不谈此两个高崇文的上三代的名字不同,两人的妻子的姓名不同。就是双方公认的世系表中两个高崇文的儿子的数量和名字都不同了。所以,我们就可以肯定“墓碣铭”和“神道碑”上记载的高崇文不是一个人!

  我深信:写《墓碣铭》和《神道碑》的古人不会造假,勿需造假,不敢造假。只不过是今之实用主义者利用所谓的研究之名,故意歪曲事实,为我所用而造成的。敬请大家摆事实,讲道理,以理服人地讨论此事。如果谁能找出事实依据说明“神道碑”上那个高崇文的3个儿子是怎么变成2个的;而且这2个又是怎么把名字改来与“墓碣铭”上那个高崇文的2个儿子同名的。有理有据,我服从真理!对于那种不摆事实、不讲道理、以名压人的“论霸”,我不屑与之争辩,对其嗤之以鼻,拭目以待!

  2020.1.1.于深圳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